雨崩,遇到曾经的自己 – 猎头游记

一次回家的班车上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关于雨崩的介绍,便记住了这个特别的名字和它世外桃源般的景致,梦想着有一天能到达那里。

第一天,西当-上雨崩-神瀑-上雨崩

4月30日早上,结束了两天香格里拉的行程,出发前往梅里雪山。

车上一行加我共有七位旅客,司机是藏族人,四五十岁,叫此里,扎着小辫子,黑黑的脸庞,热情的招呼着。

一路上通过聊天得知,有两位是从上海去的夫妻,两位是云南当地过去的姑娘,另外两位大哥是从广州过去专程去雨崩徒步的,头天晚上才下的飞机。

他们二位徒步经验丰富,走过不少名山大川,对于美景已经非常淡然,所以打算直接去西当村,明天一早出发去雨崩;而我的计划是先去飞来寺,明天早上看日照金山,毕竟朝拜梅里雪山是我此次来云南的主要目的。但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和听取司机师傅的建议之后我决定跟他们一起直奔西当村,毕竟是第一次徒步,面对诸多不熟悉的环境跟有经验的人结伴而行至少感觉安全一些。

当天晚上在司机师傅家吃了雪莲花炖牦牛肉喝了他们自酿的青稞酒,第二天一早又在他们家蹭了早餐,酥油茶和粑粑之后他就送我们上路了。

白马雪山
白马雪山

8:25分左右我们三人告别了司机师傅背包上山了。此时山里零零星星几个人,大多数徒步者尚在来西当村的路上。山里空气清新,鸟儿啾啾的叫着,不时能看到跳来跳去的松鼠。

上山的路很宽也算平坦,但由于负重且加上平时缺乏锻炼我还是走的气喘吁吁,走一会儿就要停下休息一会儿。大哥一脚油门人就不见了,好在廷廷走一段停下休息顺便等我,告诉我怎么走、怎么休息、多长时间喝水吃东西补充体力,我才知道原来徒步不是背起包就走这么简单啊,里面有这么多学问呢!

一路上遇到很多藏族转山的人,大家都会热情的说声“扎西德勒”,也有很多人看我一个人给我鼓励加油,身体很累但心里是暖暖的。

12:20分,我们终于达到了3700米南宗垭口,这也意味了12公里的上坡路已经结束,接下来只有6公里的下坡路了,胜利在望!大哥还帮我拍了照片,人生第一次走山,我和我的背包以及两根手杖(进山时拿的两根竹竿)的合影。

1:47分我们到达了上雨崩村客栈远方的家,是此里师傅侄子开的。放下背包去吃饭,等菜上桌的间隙二位大哥用广东话聊了起来,我听不懂他们在讲些什么,于是一个人发呆休息。这时大哥对我说他们想下午去神瀑,因为定的4号下午的飞机,怕时间来不及,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我原先的计划是当天到雨崩休息,第二天去神瀑,第三天下山,这样就有一个景点冰湖是不能去的。但当时觉得身体完全没问题加上考虑神瀑过去只有5公里路程便爽快的答应跟他们一起去。

3点钟我们从客栈出发前往神瀑。刚出客栈的门竟然在旁边一家客栈看到了一起来的上海夫妻,突然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他们刚刚到达,不想即刻去神瀑,于是我们匆匆告别。

一路上遇到很多上山、下山的人,在得知我们还要回到雨崩时都劝说我们时间来不及,不如住在神瀑第二天回去。我当时心里五味杂陈,只好跟着他们急速上山。

快到神瀑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夹雪,紧接着随着高度的爬升,雨夹雪变成了大颗的冰粒子,打在脸上生疼。大哥早已经不知去向,廷廷问我还要不要继续上山,眼看神瀑就在前面我坚定的说马上就到了接着走吧。大约20分钟后在神瀑的边缘遇到大哥下山,此时他还仅仅是穿了一件速干衬衣,已经被雨淋湿了。

6点左右,到达神瀑,取下帽子沿着神瀑顺时针转了一圈,神瀑倾泻而下的雪山圣水把脸上、头发上都打湿了,冰冰凉但感觉很舒服。走出神瀑我们惊讶的发现雪已经停了,一大群鸽子绕着神瀑盘旋,太阳光照在梅里雪山上露出银灿灿的一截,我赶紧拿出手机拍下了这神奇的一幕。

下山的路自然轻松自在但由于时间较晚我们是一路疾行。大哥又一脚油门不见了踪影。

从下雨崩村到上雨崩村是一条长长的从山边上凿出来的上坡路,经过一天的跋涉,两条腿已经有些迈不动了。令人绝望的上坡路!我觉得我似乎走不到上雨崩了!

路上还有两段小插曲,其中之一是前面有个小水坑,一支山泉从里面汩汩流出来,由于夜晚灯光看不清楚,那个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一头熊在我前面,我吓得一下子呆坐在了山崖上,还好脑子比较清醒,我对廷廷说前面好像有条大狗(我是怕说有一头熊把他吓住,那我们就彻底完蛋了)。好在他很勇敢,走到前面看了看说是蝙蝠,不用怕。我依然心有顾忌,跟在后面默默的走。走到跟前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小水坑,山泉出口被一块石块压着,哈哈,把我吓个半死。
接着往前走,快到上雨崩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头硕大的牦牛,由于之前在网上了解路上遇到牦牛一定要避开,万一牛脾气一爆发可不得了,于是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行,谁知牦牛看到我们竟然走到一处由木板架起的水坑上面主动给我们让路,太让我意外了,同时也很感动。

8点40分左右终于回到了客栈,大哥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叫上上海的夫妻,我们一行五人在客栈聊天吃饭,约好第二天一起去冰湖。

夜很晚了,我躺在客栈的床上辗转难眠,身体很累但头脑无比清醒,客栈外面吃夜草的马儿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着,我闭眼听着,感受着这无比静谧的山里的夜晚。

突然我好像想起了某一个时刻我从上雨崩到下雨崩,又从下雨崩到上雨崩,步子异常轻快,一定是经常走这条路才练就的,仿佛曾经就住在这里。或许我曾经真的有一世是住在这里的吧,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爱这个地方?

第二天,上雨崩-冰湖-下雨崩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五人从客栈出发去往冰湖,一路平坦,在穿过一片高大的松树林之后开始上山,道路崎岖不平,好在有心里准备,不至于太辛苦。3个小时后之后来到了冰湖,下去是白茫茫的雪,一脚踩下去雪没到膝盖那么深。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冰湖边上,冰湖里的湖水是深绿色的,上面覆盖了厚厚一层冰,三面环山、一面环雪,仿佛天外仙境!
听说冰湖在这段时间经常发生雪崩,于是很快我就沿着雪线上到观景台了。跟两位大哥打过招呼开始下山。大哥说下山不要用登山杖因为那是刹车来着,按照自己的速度自然走就可以了,于是我一路小跑向前冲去,廷廷还笑说我去完冰湖像打了鸡血一样。

过了垭口,一路下山。我开始感觉右腿膝盖隐隐的疼,以为坚持下就没事了,没想到越来越疼。无奈告诉廷廷,他拿过自己的护膝给我,有了护膝的支撑确实好了些,但每走一步下山路膝盖都会疼痛,慢慢的左边膝盖也开始疼,这条下山路走的我要崩溃了。

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

 

1点左右,我终于回到了客栈,他们已经收拾好行李在客栈门口等我了,我匆忙收拾好自己的背包,大哥安排上海的哥哥帮我背包,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下雨崩村住宿,因为明天一早要走尼农下山,下雨崩离的比较近。

到达下雨崩雪龙客栈,廷廷给了我药膏敷膝盖。好好的泡了泡脚、洗了洗澡,喝了茶、吃了饭后我就早早回房间敷上药膏,今晚要好好休息养养腿,明天早上看情况再决定怎么下山。

第三天,下雨崩-尼农

第三天早上,我感觉腿不那么疼了,经过一番纠结和听取大家的建议后,我决定也走尼农下山,来时西当线的风景已经看过了,我希望回去的时候也能看看尼农峡谷的美。但是考虑到自身情况,我让客栈老板帮我叫了一匹骡子,骡子可以驼我走前1/3比较平坦的路。

骑着骡子走在山间的林荫小道上,我感觉恍如隔世,多希望时间能够停住,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转身回去,再在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美丽山村多待一段时间。

下来骡子,一个人走了段弯弯绕绕的下山小路,迎面看到大哥回来接我,再往前看便看到了廷廷和上海夫妻。像是一个远游的孩子回到了家,心里一股热流涌过。

几人把我的背包分了一下,就开始下山了,我起先还想不要过多麻烦大家,是大哥一句话打消了我的顾虑,他说在户外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要考虑整个团队以最快的速度前进。好吧,那我就卸下包袱轻装上阵吧。

一路听着尼农峡谷湍急的流水,欣赏着路边各种叫不出名的绿树和小花,3个小时左右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尼农停车场,此里师傅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日照金山
日照金山

三天的徒步行程圆满完成,感谢大哥、廷廷和上海晓飞及其老婆的无私帮助!也感谢此里师傅像朋友一样的招待!

这次的旅行将会成为我终生难忘的一次经历,因为有梅里雪山,有卡瓦格博,有你们,我可爱的朋友们!

后会有期,梅里雪山!后会有期,我的朋友!

作者:奇客顾问合伙人 Adah Wang

作者:自由奇客

自由奇客FreeGeeker博主 -关注猎头所关心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